科技新闻网首页 | 河北农科110网 | 博客论坛 | 投稿入口
联系我们 |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 科技新闻网 >> 历史

看最早的《共产党宣言》是如何翻译和保存的

时间 2018-01-11     

    陈望道译《共产党宣言》

    简介:1920年初春,陈望道回到家乡浙江义乌分水塘村进行《共产党宣言》 的翻译工作。4月下旬,陈望道终于完成这部经典著作的翻译工作。经陈独秀、李汉俊校对,同年8月,《共产党宣言》 初版印刷1000册 (红色封面),9月份再版1000册 (蓝色封面)。由陈望道翻译的 《共产党宣言》 的出版,有力推动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工作。

    其中,陈望道译 《共产党宣言》1920年8月初版本全国仅发现11本,十分珍贵。

    躲在老家柴屋里翻译“宣言”

    陈望道在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时“蘸着墨汁吃粽子,还说味道很甜”,说这是“真理的味道”,这则故事如今已传为佳话。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中,有一件十分重要的展品———1920年的 《共产党宣言》 中文译本,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 《共产党宣言》 中文全译本,由陈望道翻译。

    《共产党宣言》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第一个纲领性文献,由马克思执笔写成。1848年2月,《共产党宣言》在伦敦第一次以单行本问世。

    我国对 《共产党宣言》 的最早介绍出现在1899年2月至5月,由上海广学会主办的《万国公报》上,当时连载英国人颉德所著《社会演化》前几章,其中就讲到了《宣言》中的内容。

    20年后的1919年6月,《星期评论》 周刊在沪创办。《星期评论》编辑部深感尽快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完整地译成中文“已是社会之急需,时代之召唤”,急切希望译出《共产党宣言》全文。此时,邵力子推荐了陈望道,因为陈望道不仅思想进步、精通日文和英文,而且具有一定的马克思主义学识。

    陈望道是回到家乡浙江义乌分水塘村开始秘密翻译工作的。为了躲避敌人的搜捕,他避开亲友邻居,躲在老家柴屋里,在泥地上铺几捆稻草当作凳子,再将一块铺板搁在两条长板凳上,既当书桌又当床,专心致志地投入翻译工作之中。陈望道根据《共产党宣言》日译本、英译本,并借助《日汉辞典》和《英汉辞典》翻译。翻译期间,陈望道十分忘我,母亲递给他粽子和红糖,他竟然错将墨汁当红糖蘸粽子,吃得满嘴漆黑。1920年4月底,陈望道完成了翻译任务,一部经典的《共产党宣言》中文首译全本终于问世。

    很快,在上海辣斐德路成裕里12号(今复兴中路221弄12号)的“又新印刷所”,开始了《共产党宣言》的印刷工作。负责印刷所的郑佩刚曾回忆:“建立‘又新印刷所’(即‘日日新又日新’之意),第一次印刷了陈望道翻译的《共产党宣言》。”

    1920年8月,陈望道翻译的《共产党宣言》最早中译本在上海问世。它竖排平装,略小于32开本,全书共56页,用5号铅字排印;封面为浅红色,有马克思半身坐像,印着“马格斯、安格尔斯(即马克思恩格斯)合著”“陈望道译”“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第一种”字样。首版本的售价大洋一角,印数1000册,很快售罄。9月,又印行了第二版,封面马克思肖像的底色改为蓝色。这两版《共产党宣言》已成为非常珍贵的文物。

    藏在衣冠冢里保存下来的“宣言”

    这本1920年9月印刷出版的 《共产党宣言》中文译本,是由一位共产党人的老父亲放在衣冠冢中保存下来的。这位共产党人叫张人亚。

    张人亚原名张守和,字静泉,“人亚”是他参加革命后用的名字。1898年,张人亚出生在宁波市霞浦镇,16岁时来到上海,在老凤祥银楼当金银首饰制作工人。1921年加入当时的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,也就是后来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当年加入共产党。

    1927年4月,蒋介石发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,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。张人亚想到党的文件和马克思主义书刊的安危。经过再三考虑,他决定冒险将手中的文件书刊从上海秘密带到宁波镇海的乡下,托父亲张爵谦秘密保管。

    1928年冬,张人亚秘密回到老家,对父亲张爵谦说,他在上海的住所要搬迁了。张人亚的侄子张时华后来回忆说,爷爷张爵谦是个普通农民,但生性耿直,机智勇敢,对革命有觉悟,对伯父的革命工作很支持。在一个冬日的午后,伯父带着一大包文件书刊,悄悄地来到爷爷的房间。果然不出所料,老人家二话没说就答应了。伯父张人亚于是马上悄悄地返回上海。

    同样根据张时华的回忆,那日傍晚,张爵谦先是把这包东西藏在自家菜园里。隔了几天,他向邻居佯称:不肖二儿子静泉长期在外不归,又毫无音信,恐怕早已死了。接着为二儿子和他早逝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穴。张人亚一侧的墓是衣冠冢,放置的是空棺。张爵谦就将文件书刊用好几层油纸包扎好,藏进空棺埋入墓内。由于大革命中牺牲了不少同志,加上张人亚自从妻子去世后,已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,所以邻居们都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1932年12月23日,张人亚带病从瑞金赴福建长汀检查工作,途中因旧疾复发无法救治殉职,时年34岁。直到2005年,张人亚的亲属们才得知张人亚的下落。而在这之前,苦等儿子的张爵谦,一直守着秘密直到1950年。他估计儿子很有可能已经牺牲,自己则已是耄耋之年,党委托保管的东西,一定要交还给组织。

    于是,老人打开衣冠冢,将文件书刊取出来。之后,将三儿子张静茂从上海叫到镇海乡下,向他讲述了20多年前的这个秘密,并要他把这些文件书报带回上海,交给党组织,了却20多年来的心愿。张静茂回沪后专门去刻了两枚纪念章。长方形的纪念章上书“张静泉‘人亚’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书报”18个字,正方形纪念章上刻有“张静泉‘人亚’同志秘藏”九个字,盖在各种文件书刊上。

    如今,这批文物分别由中央档案馆、国家博物馆和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珍藏。其中包括《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大会决议案》 《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大会决议案及宣言》,以及由陈望道翻译的 《共产党宣言》。

   

我也来说两句:共0条评论 查看评论
会员登录名 密码 点击发表
河北科技报社版权所有,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备案号:冀ICP备08106122
Copyright??2012?hbkjb.com?All?Rights?Reserved.